365bet体育在线app-打工男返乡开成人用品店失败 靠雕刻耳朵致富比美容院还强
2019-07-29 10:43:32 来源:本站
制作“义耳”是相对冷门的行业,但这也是“花小钱,办大事”的惠民项目,毕竟很少人会愿意花动辄十几万的钱,去做一个并不能有满意效果的矫正手术。

林兴安县兴安灵渠旁,有一家帮人定制“义耳”的工作室,三年来,已帮300多人制作过义耳,且与“原配”相似度极高。工作室的创始人叫蒋春元。

图文&视频/桂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刘教清

编辑/黄松

出品/腾讯新闻

陛下,您的Flash插件已过期,无法播放视频了
建议您……

按住画面移动小窗

X
  • 林兴安县兴安灵渠旁,有一家帮人定制“义耳”的工作室,三年来,已帮300多人制作过义耳,且与“原配”相似度极高。
  • 中国人的活法,好的都是别人家的!体育老师制作体育教具一百多种
  • 男子倾其所有建养老院,义务收养百位老人,妻子生病却无暇照顾
  • 中国人的一天:盲人程序员的愿望:渴望过上普通人的生活,好感人
  • 他们在救助站与医院间奔走,他们是困在北京郊区的“留守儿童”
  • 19岁她被姑姑卖给人贩嫁给大16岁男人,如今打工做保姆养三个儿女
  • 杭州互联网高富帅月入5万只花5千 相亲屡遭拒
  • 中国留守儿童:妈妈的样子都快记不清,只能看镜子里的自己回忆
  • 留守儿童的愿望?今年我妈妈一定会回来的,网友:心酸!
  • 开卡车司机的自述:媳妇儿跟车,她陪唠嗑,我来“下厨”
  • 农村电影放映员41年走16万公里山路,观众留不住曾卖猪更新设备
  • 中国李维东为寻找濒危生物伊犁鼠兔,前往海拔近三千多米山中寻找
  • 建筑工小李千里迢迢来打工,面对机组人员的问题,想起自己的亲人
  • 中国人的一天:盲人IT员休闲时会斗地主,然后和女朋友线上聊天
  • 15岁的儿子外出打工,老伴不在,向春鲜整日跳广场舞为生
  • 中国人的一天:杨丽萍想法很多,今天这个样,明天就可能推翻!

点击视频观看:小伙转帮人定制义耳,与“原配”相似度极高

今年33岁的蒋春元,出生在桂林市兴安县湘漓镇江背村。初中毕业后,跟随父亲在家乡做苦工,勉强维持生计。多年前,又跟随南下打工潮只身来到深圳打工。

2011年,蒋春元又回到桂林。迫于生存,蒋春元先后摆过地摊,卖过保健品,帮人维修过摩托车。几年后在大姐的帮助下,开办了一家成人用品店和网店。“最困难的一个月,只卖了几百元的东西,吃饭都是问题。”

最令蒋春元头痛的是,他帮人代卖义耳,但基本是只管发货,不管售后。这导致不少买家都跟蒋春元反映:义耳”和自己原本耳朵尺寸不一样,粘上去就成“大小耳”,很多人要求退货,店铺自信誉度逐渐下降。“那时我天天想着自己如何把义耳做出来。”蒋春元不想接到投诉。

但反过来一想:投诉多,说明有市场。于是,蒋春元开始沉下心来钻研。他了解到,造成耳朵畸形的原因有很多,有的是因为先天性,有的是因为耳病,还有的则是因遭遇车祸或者打架斗殴。而且,耳朵本身也很难通过美容、做手术等手段完成修复。所以,出于“避丑”等因素,这些人都会选择定制一只“义耳”。

蒋春元曾学习过根雕,有相当精湛的雕刻技艺。于是他发挥特长,在网上买回油泥、雕塑工具,自己琢磨着雕刻耳朵。整个过程中,雕刻耳朵的形状是最难的一步,蒋春元前前后后试验了几百次,经常会出现“大耳垂”“大耳蜗”的情况,始终雕不精细。

“起初雕的义耳,总不尽如人意,我都想要放弃了。”对制作“义耳”毫无经验的蒋春元来说,有点举步维艰。“手势维持一个动作久了,经常不自觉地会抖,前面雕的也就作废了,我觉得自己不是做手工的料。”

不做义耳,又能做什么?3年前的蒋春元,还在为生计发愁。当他再次收到客户的差评时,又决心拿起工具,继续雕。半个月后,蒋春元终于练熟了雕刻这一步。

雕刻完成后,还要把硅胶倒出耳朵模型上色,这算是“义耳”的初样。待“义耳”初样风干后,再加入食用级硅胶,使其更接近真实的皮肤。这样,一只真正的“义耳”才算制作完成。

有了一次成功,蒋春元信心倍增。打那以后,他就好像入魔一般,为制作义耳,经常在家闭关一整天,“就想一口气,把一个环节做完做好,不想分心。”而当他烦闷时,经常一个人拿出心爱的吉他,坐在沙发上弹几曲。

为了高精度“还原”客户的耳朵,在制作义耳前,蒋春元会先让客户把另一只完整的耳朵拍下来发给他。然后他再对照照片和“残缺”的耳朵,在电脑前雕刻。用纸画出形状,到油泥上雕刻,再用硅胶倒膜,最后风干成型。

通过与客户的接触,蒋春元发现,购买“义耳”的人大多来自大城市。其中大部分对“义耳”的要求特别高,除了形状匹配外,色彩搭配是否自然是最关键的。蒋春元说,“义耳”分三种颜色,耳朵、耳根和面部,如果“义耳”做得比较大,就容易接触到面部颜色,颜色过渡就显得很生硬,不太美观。

除此之外,蒋春元还要面对一大难题:有些人的耳朵特别畸形怪异,需要额外进行垫高、加厚,色彩调整等一系列处理。但今年他攻克了这一难关,“动员客户去牙医诊所,倒膜后寄给我,这就相当于把缺失的部分真实的还原出来。”这样,他就可以依葫芦画瓢,打造出相似度90%以上的“义耳”。

当然,蒋春元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。有一个北京的买家,患先天性耳朵畸形,曾花近20万元做耳廓矫正手术。几年后,重造的耳朵变得上窄下宽,且常疼痛,“因为是肋软骨做成的,耳朵摸上去很硬很脆,睡觉时要非常小心,否则会骨折。”蒋春元对此心有余而力不足,“用‘义耳’的前提是患者原本的耳朵很小,或没有耳廓。”

尽管“义耳”仅仅是一个“装饰品”,没有助听等功能,但如今的蒋春元却越做越入迷,经常坐在电脑前,盯着一块油泥雕刻,一坐就是一整天,仿佛走火入魔。“都说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,我的目标,就是做出完全一样的耳朵。”

“现在我走到街上,做得最多的事,就是盯着人家的耳朵看。”蒋春元说,他会仔细观察别人耳朵的形状、颜色,以及男与女间、成年人与未成年人耳朵的区别“不理解的人,都以为我有病!”

三年来,蒋春元给300多人定做了“义耳”。最开始他的价格是每只1000元,如今涨至每只2500元。

“有时一个月只有2只‘义耳’的订单,有时有8只,收入高时能过万。”蒋春元坦言,制作“义耳”是相对冷门的行业,但这也是“花小钱,办大事”的惠民项目,毕竟很少人会愿意花动辄十几万的钱,去做一个并不能有满意效果的矫正手术。

谈到未来的打算时,蒋春元说,下步想开一个公司,把规模做大,吸引更多人来桂林定制义耳, 同时也方便对各种畸形耳朵进行现场对照,制作出匹配度更高的产品。另外,他还想招一批残疾人做“义耳”,教他们技术,解决他们就业问题。